沫希颜

名叫清颜 偶尔摸鱼发发段子。
爱娜娜主食17(他们有这——么好!)副食45、63、楽纺、千百。 71,97、13爱情向👋👋
凹凸主瑞金 瑞右👋👋👋
蹲在天官魔道伪渣坑 。追凌/花怜是坠好的!!!!
月歌泪推主食郁泪
咸鱼系游戏玩家。
欢迎来找我玩!!!!

【一织陆】站上舞台的约定

想象中的万字长篇没有出现!/(闭嘴

Natsu_:

曾经,有一群咸鱼,突发奇想地,开启了一个以点数最小的人来码字的——


一次接文,也是看脸的游戏。


@Karan_背字典中  @绅士婧  @水滩一  @你猜我是什么馅的月饼   @沫希颜 和我。


当然还有见证人 @八代時雨


顺便骰子这玩意儿真的。。。不友好。。。真的。。。














阳光正好的午睡结束后,爱七幼儿园的生活老师逢坂壮五带着还睡眼朦胧的孩子们去往教室。
壮五牵着的孩子名为七濑陆。
毕竟不是不是新学期,而且在陆入园的时候,他的哥哥专门拜访过壮五说明了关于弟弟身体的问题,所以一直以来壮五都格外注意这个可爱开朗的孩子。
而此时也关注着陆的,不仅是壮五,还有一位名为和泉一织的男孩。
一织并不知道陆生病的事,只是在入园后经常看到陆被老师特别照顾,所以关注了几分。结果发现对方很轻易就会咳嗽,于是不由地愈发关注起来。
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太阳过于毒辣,热气蒸腾漫入了整个走廊,所幸天花板和微风能驱赶些许凉意。


陆迷迷糊糊的点着头,像是在打瞌睡。然后没走两步,就抬起头迷茫的望了望四周。
先是看了眼牵着自己的壮五老师,然后又看见偷瞄自己的一织。
于是朝那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中午好,一织。”


被抓包的一织顺便将头摆了回去,假装自己没有看过他。
陆好奇的歪了歪头。
虽然他知道对方似乎一直很关心自己,但是每次只要主动和他说话,他就转头离开。
于是陆伸手扯了扯一织的袖子。
“一织是不喜欢陆吗?”
看着委委屈屈的样子,一织有点脸红,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还都只是几岁的孩子,就已经开始想这样的问题了吗?壮五老师有点好笑地蹲下来。
“一织并不是不喜欢陆哦,刚刚陆和一织在打招呼吧。一织也和陆打个招呼好吗?”
看了看老师,看了看陆,一织极为别扭地捂着嘴小声地说了一句:“中…中午好。”就急急忙忙跑开了。
真的是孩子啊。壮五笑了笑,又看向陆摸了摸脑袋:“陆我们去教室好不好?”
“好!”陆笑着回应,他最喜欢壮五老师了,和哥哥一样温柔。一织也是,刚刚一定不是因为讨厌自己才不回答的!陆这样想着。
带着孩子们来到教室,活动老师四叶环好趴在讲桌上做美梦。
看见对方咂巴嘴巴的样子,壮五偷偷的笑着。


他俯身小声的对小朋友们说:“环老师还在睡午觉,我们玩的时候小声一点,好吗?”


小孩子们乖巧地点点头,一齐小声的回应了一声长长的“好——”然后欢快的跑开了。
这一系列动作的确没有影响到讲桌上的人的睡眠。
这时的陆正来回看着教室四周。


“壮五老师,一织不见了。”


回忆起刚才一织是往园子的方向跑开,壮五看了看窗外毒辣的太阳,不由地纠起眉头。
或许对大人来说,这些热度只会让人觉得烦躁,但对于皮肤娇嫩的小孩子来说,会灼伤也说不定。


这样想着,壮五交代了一下小朋友们要好好呆在教室里不要出来,自己打算在园子里找一织。但是壮五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前脚刚出去没多久,陆也跟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小孩子的天性,陆很快就找到了躲在滑梯塔桥下的一织。
“一织,我们回教室吧,壮五老师出来找你了。”
“……你为什么也出来了?”一织突然没由来的有点急,外面气压有点低,虽然是不经意的,他有问过父母关于陆病情的问题,这样的气压会让他喘不上来的。
“因为……一织是因为我才跑出来的吧,所以,陆也想找一织一起……一起回去。”
糟糕,好像已经有点呼吸困难了。
有些着急的一织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抓住陆的胳膊,把他拉到阴凉处。
“你好好在这里,我去叫老师!”
虽然他经常自己端着,一个人默默闹别扭的样子,还装作冷淡。但一旦想到对方真的有可能出事,便顾不上刚才的些许别扭。
此时的一织只剩下满心的害怕与担忧。


“四叶老师!”


一织一进教室便看见趴在讲台上的环,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在睡觉,直接着急的叫醒了对方。
一向冷静的一织此时已经失去了些许自制力。
环被突然叫醒,一睁眼就看见跑得满头大汗,正气喘吁吁地站在教室门口的一织。
再看看正自顾自玩的开心的孩子们,才发现自己醒来的太迟。
小壮生气了也说不定……
只是此时的状况却容不得他去思考这些事情,因为一织急冲冲地上来求助。


“七濑同学,喘气,喘的很急……四叶老师,快帮帮他……”一织的体力还没有完全回复。
“什么!?现在陆陆在哪!”听了一织因为跑太急说的有些断断续续的话,环心里咯噔一下,焦急的问一织。


“我给您带路,您跟我来!”


即使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但现在这个情况也没有时间休息了。一织说完便转身向陆所在的地方跑去,环紧跟在后。


“这里!”一织找到陆,抬头对身后的环说。然后马上凑到还在大口喘气的陆的旁边,握住他的手说:“七濑桑,我把四叶老师叫来了!”


环看到陆这副样子,知道陆是发病了,脑子极速思考后,说道:“总之,先把陆陆带回到到医务室里!”说完后便抱起喘着气的陆,往医务室跑,一织也跟在后面。


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人的壮五回到了教室,发现原本趴在桌上睡觉的环不见了身影。
“老师,环老师和一织他们去医务室了。”
医务室?壮五皱了皱眉,拜托了邻班的老师过来帮忙,自己则赶去了医务室。
“环君?陆和一织呢?”
“啊,小壮……”环听到壮五的声音吓了一跳,比了一个小声的动作,“陆陆睡了,刚刚说因为气压有点呼吸困难。”
“一织,你刚刚在哪里?”
“对……对不起,逢坂老师,我不应该跑出来的。”还只是个小孩子,听着老师的语气有点惊吓,拽着环的衣服往后退了两步。
“小壮,你也别怪一织了,是他过来叫我的,一直在跑,刚刚也被要休息了。”
壮五闻言叹了口气,走过去蹲下身,“抱歉哦,一织,老师语气不太好。但是下次一织要注意时间,不要乱跑了知道吗?”
一织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回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陆,突然回头,“老师,我会照顾好陆的。”


多年后两人回想这件事的时候,陆时常会戏谑的装作是幼时一织的语气,提高音调奶声奶气的一字一顿道,“老师,我会照顾好陆的。”。
一织捂着脸,但是红透了的耳廓还是出卖了他,“七濑さん请您不要这样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麻烦您忘记好吗?!”


一旁环和壮五两位老师互相交谈着,一织端正的坐在高脚凳上,看着床上的男孩。此时陆的呼吸已经恢复正常的频率,脸颊呈现一贯的粉红色,微卷的睫毛时而抖动,像是准备展翅而飞的蝴蝶。
一织不由得看了出了神,好可爱啊,他想,就像是赠品中最喜欢的那款小兔子一样。
这么想着,一织情不自禁的伸出他那只小手,戳了戳还在熟睡的陆的脸,柔软的触感从指尖传来,一织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一般,又在陆的脸上戳了几下,还捏了捏。陆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皱了皱眉,把头转向另一边。
啊,我刚刚在干嘛啊……
因为陆的动静而反应过来的一织收回了自己的手,恢复了原本正坐的姿势,为自己刚刚做的事反省。
“一织,我和环老师先回班里了,你要跟我们一起回去吗?”壮五和环说完话之后,想起教室里还有别的小朋友,一直拜托别的老师来看着也不太好。
一织摇了摇头,回复壮五:“不了,七濑同学是因为我才发病的,我想留在这里照顾他。
这是决心也是单方面的约定。
在今日之后,两人之间的羁绊就此定下,直到多年之后他早已抹去了天真与年少轻狂,也不曾消失。
陆一醒来就看见床边的一织一脸认真的盯着自己出神。
他伸手扯扯一织的袖子,将人唤了回来。


“一织一直在守着我吗?”


一织没有说话,而是一脸小大人样的皱着眉头指责起来:“七濑同学您明知道自己的身体,还任性的在这种天气下到处乱跑。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您的家人、壮五老师、环老师和w……和同学们该如何担心?”


还迷糊着就被人讲了一大段道理,陆有些委屈的瘪了瘪嘴。


“我也是担心一织才……对不起。”


直截了当的道歉倒堵得一织不知如何说教下去。最后只能叹了口气,用尽量轻柔声音回应。


没多久陆就在床铺上不安分的左右辗转着,突然坐起身来,抱怨道,“唔——想回教室玩耍!”
一织不由分说的将男孩按回原位,“请在壮五老师回来前呆在原位!”
陆平躺着撇撇嘴,看着白净的天花板,“但是好无聊啊——”火红色的眸子灵动的转了转,“那么我唱歌可以吗?”
见到对方开口仿佛又是准备说教的样子,陆清了清喉咙,开始歌唱了起来。
清纯而无杂质的嗓音,婉转而动听的歌喉,生动而投入感情的演唱,竟然在这一瞬间一起聚集。
一织将“这样会对你的喉咙不好还是不要这样为好”这一长串的说辞咽回,只得如石像般固定在座位上,想做的事除了聆听他的歌声外别无其他。
一曲终了,陆含笑看着仍未回过神的蓝发男孩。“一织,我唱的怎么样!”


“很好听。”一织没有笑,但是眼神中全是轻柔,“七濑同学,您拥有一副好嗓子。如果养好身体的话,以后歌声一定会传遍世界,被更多的人喜欢的。”
“真的吗!”听见一织少有的夸奖,陆挠着微红的脸蛋,“在家里的时候,哥哥虽然也会夸奖,但是随即就会阻止,说对喉咙不好。还以为说好听是在安慰我呢……”
“那是您的哥哥担心您的身体。”
“是吗。”陆高兴地坐在床边晃着腿。


壮五和环掉头回来的时候,便是看见一蓝一红两个小豆丁,一人坐在床边,一人站在一旁高兴地说着话。
面朝门的陆首先发现了他们,当即眼前一亮,高兴的唤了声两人。
“壮五老师!环老师!”
“陆已经起来了吗?”
看到两位老师,一织站了起来;
“我们回教室吧?”壮五弯下腰要给陆穿鞋子,被陆拒绝了。
“陆,可以自己穿的!”这样说着,要从床上跳下来,被壮五接住了。
“陆,这样是很危险的动作哦。”
“好……对不起。”陆小声说着,任壮五把自己抱到床边穿上鞋子。
“那,我们回去吧。小壮?”


合上相册,陆一脸笑意地看向旁边默不作声的一织,“一织那个时候很厉害哦,已经学会要保护别人了。”
“这种事情请不要说随意出来,而且还有,那么长时间了,能记得这么清楚的七濑桑,你是故意的吗?”
“才不是故意的好嘛,那个时候一织那么说我因为,很感动!才能记下来的……虽然你之后还被天尼骂了一通。”


一织正牵着陆的手往前走。
稍微恢复了些的陆步速还是有些僵硬,虽不至于虚弱到要扶着墙,但多少还是需要有人牵着慢慢走。担心身体的壮五当然也有蹲下身,柔着声音问他需不需要借用一下环式出租车——
“陆不要。”倔强的红色小脑袋坚定地摇摇头,略长的一侧刘海在空气里晃来晃去,“陆要靠自己的力气走!”
“但是这样的话,陆不会很吃力吗?”
“不会的!”苹果色的眼瞳眨呀眨,他试着歪了歪脑袋,望向站在环另一边的一织,暖暖的笑意绽放在还有些虚弱的面孔上。
“一织会保护我的!对吧?”
……于是,便变成了现在这个情况。
温暖的手心小心翼翼裹住略微发凉的手指,陆本来提议让一织好好地握住,结果被对方脸红结巴着给拒绝得彻彻底底。他也一时间不明白理由,便也由着一织去,一小步一小步,缓慢但确实存在着地走在不算长的走廊里。午觉的时间早就过去,加上他又不小心睡着了一会儿,这个时候暖暖的阳光早就被裹上了一层淡淡的、可爱甜蜜的焦糖色,让他忽然想起来环老师总是捧在手心里的香甜布丁。
“一织一织。”
微微错开一步,略走在前面的男孩子应了一声:“是?”
“等放学回家的时候,要不要去买布丁呀?”
“布丁……但是现在的您可以吃吗……”
“没事没事!”
陆急忙松开手,原地跳了几步跑到一织前面,刻意无视掉对方慌张起来的神情,努力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拍了拍胸脯打包票:“陆现在早就没事了,一织不要乱担心……呜哇!”
忽然漂浮起来的步子难以撑住身体的重心,忽然向后倒的趋势一时间根本难以收住。陆下意识闭上眼睛准备接受从小屁股那里涌起来的痛感,结果反而被一股熟悉的力道从身后稳稳拖住。
而原本跟在他们俩身后,急忙追上来的壮五和环也总算微微放心了一些。然而在看见对方后,尽管环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但壮五脸上的紧张很快就被歉意掩盖了去。
“……九条さん。”
“陆下次要小心脚下,知道了吗?”
“唔哇,天尼!”看到来接自己的人,陆开心地搂住了对方的脖子,很响亮地在对方脸上亲了一下。
微笑着揉了揉对方的头,回头看了一下满脸歉意的壮五和一脸懵的环,叹了口气。视线下移到另一个小孩子身上,他不是没感觉到,这个孩子从刚刚开始,视线就一直紧盯着自己。啊,这就是陆一天到晚说的那个和泉一织吧?
呵……
轻笑了一下,微微倾身,转身带着陆离开。一织看着迷迷糊糊和自己挥了挥手就趴在那个人的肩膀上睡着了。
“好了,一织,刚刚你哥哥已经说在来的路上了,我们先回教室吧。”
“好的,逢坂老师。”
再次看了看园门的方向,一织握了握小拳头,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于是第二天,在幼稚园门前迎接来上学的小豆丁的逢坂壮五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来送弟弟的九条天刚把乖巧窝在怀里的陆放下来,靠着墙等了很久的和泉一织便绷着脸努力保持着大人一样的稳重走到陆面前,将身后藏着的陶瓷兔子存钱罐递给他,声音听起来沉着冷静:“这是我从小到现在的个人存款,七濑同学请收下这个,拿去治病吧?不要多想哦,这算是投资,因为我知道七濑同学一直以来唱歌都很好听,治好了病长大后才能去做歌手吧?”


个人存款?投资?歌手?


很显然,这些词汇并不存在于陆的字典,他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睛,虽然听不懂,但看着眼前粉粉兔子的存钱罐,还是可以明白这一大段话的中心意思:一织要把存钱罐里的钱给他。


“不可以的哦。”陆把存钱罐推回给了一织,“天哥哥告诉陆,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的。虽然陆,并不明白一织说的是什么,但是,陆会加油的!如果一织喜欢听陆唱歌,那以后,陆就一直唱给一织听!”
“真…真的吗…”一织抱着小兔子存钱罐有点犹豫,“七濑桑,真的会…一直唱下去吗…”
“嗯!一定会的!陆和一织约好了哦!”这样说着,陆伸出手,“做个约定吧!”


——做个约定吧!


就像回忆到此结束,一织合上了相册,放进了抽屉。这张老师拍下的一起拉勾的相片,好好的被保存在了这里。
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人,一织轻笑了一下。伸手把对方散落在脸上的碎发抚到一边。
——确实,约定好了。
只不过,让一织没有想到的是,约定了只想听陆唱歌,只想默默为陆应援,变成了现在,和这个人一同站在了舞台上。
“唔…一织…”睡着的人喃喃呓语,梦到了什么?
“嗯,我在…”悄悄地,一织附身在陆的额头轻轻一吻。
“…约定…好…”
嘟哝着,陆又安稳地睡了过去。
——是的,约定好了,我会一直站在您身边,为您应援的。

评论
热度(81)

© 沫希颜 | Powered by LOFTER